小草二维码官网app预约

紫华山上滚落的山石已经停下,之前的慌乱已经平息。此时听到那个少女的话,尚未跑远的人们终于想起了今日的正事。

想起了之前最后一场半决赛的结果。

姬墨的存在给了民众足够的安全感,这时人们回过神来也不再跑了,再一次议论起之前的对战来。

“说起来山崩之前好像没听见考官敲结束的钟声,那一场到底算谁赢啊?”

“刚刚那场对决,按照春华君的说法……是算前秦公主赢?”

“还能是谁,慕容恒人都没了,也只能算前秦公主赢了……”

“那这样话岂不是意味着这个女子进了决赛?”

“不管决赛结果如何,这女人最低的成绩都是亚魁,已经比肩上一届的拓跋公子了……”

初阶大典的第二名被称之为亚魁,虽然比不上万众瞩目的魁首,但亚魁也是年轻强者的象征。就像上一届的拓跋寻,虽然最后惜败于姬嘉树,但在修行界的地位经此一役彻底巩固了下来。

之前人们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山崩之上,忽略了结果。此时众人回过味儿来,纵然刚刚经历了那样的大风大浪,依旧难掩震惊。

“这前秦公主最差已经是亚魁了啊……”

“那魁首到底会是谁?”

清新素净黄头发的萌妹子

“这半决赛都搞成这样……决赛又会发生什么?”

“不过说起来……”这时人群里响起有人的困惑声,“这决赛还能打吗?要怎么打?这会战台不是已经碎了么?”

没错,站在姬墨面前的姬嘉树也有些发愣,只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座山峰经历大起大落,会战台就是第一次遭殃的地方。

原本举行决赛的场地就这么没有了。

这一切足以让考官焦头烂额。

这要到哪打?

(后为防盗)

紫华山上滚落的山石已经停下,之前的慌乱已经平息。此时听到那个少女的话,尚未跑远的人们终于想起了今日的正事。

想起了之前最后一场半决赛的结果。

姬墨的存在给了民众足够的安全感,这时人们回过神来也不再跑了,再一次议论起之前的对战来。

“说起来山崩之前好像没听见考官敲结束的钟声,那一场到底算谁赢啊?”

“刚刚那场对决,按照春华君的说法……是算前秦公主赢?”

“还能是谁,慕容恒人都没了,也只能算前秦公主赢了……”

“那这样话岂不是意味着这个女子进了决赛?”

“不管决赛结果如何,这女人最低的成绩都是亚魁,已经比肩上一届的拓跋公子了……”

初阶大典的第二名被称之为亚魁,虽然比不上万众瞩目的魁首,但亚魁也是年轻强者的象征。就像上一届的拓跋寻,虽然最后惜败于姬嘉树,但在修行界的地位经此一役彻底巩固了下来。

之前人们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山崩之上,忽略了结果。此时众人回过味儿来,纵然刚刚经历了那样的大风大浪,依旧难掩震惊。

“这前秦公主最差已经是亚魁了啊……”

“那魁首到底会是谁?”

“这半决赛都搞成这样……决赛又会发生什么?”

“不过说起来……”这时人群里响起有人的困惑声,“这决赛还能打吗?要怎么打?这会战台不是已经碎了么?”紫华山上滚落的山石已经停下,之前的慌乱已经平息。此时听到那个少女的话,尚未跑远的人们终于想起了今日的正事。

想起了之前最后一场半决赛的结果。

姬墨的存在给了民众足够的安全感,这时人们回过神来也不再跑了,再一次议论起之前的对战来。

“说起来山崩之前好像没听见考官敲结束的钟声,那一场到底算谁赢啊?”

“刚刚那场对决,按照春华君的说法……是算前秦公主赢?”

“还能是谁,慕容恒人都没了,也只能算前秦公主赢了……”

“那这样话岂不是意味着这个女子进了决赛?”

“不管决赛结果如何,这女人最低的成绩都是亚魁,已经比肩上一届的拓跋公子了……”

初阶大典的第二名被称之为亚魁,虽然比不上万众瞩目的魁首,但亚魁也是年轻强者的象征。就像上一届的拓跋寻,虽然最后惜败于姬嘉树,但在修行界的地位经此一役彻底巩固了下来。

之前人们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山崩之上,忽略了结果。此时众人回过味儿来,纵然刚刚经历了那样的大风大浪,依旧难掩震惊。

“这前秦公主最差已经是亚魁了啊……”

“那魁首到底会是谁?”

“这半决赛都搞成这样……决赛又会发生什么?”

“不过说起来……”这时人群里响起有人的困惑声,“这决赛还能打吗?要怎么打?这会战台不是已经碎了么?”紫华山上滚落的山石已经停下,之前的慌乱已经平息。此时听到那个少女的话,尚未跑远的人们终于想起了今日的正事。

想起了之前最后一场半决赛的结果。

姬墨的存在给了民众足够的安全感,这时人们回过神来也不再跑了,再一次议论起之前的对战来。

“说起来山崩之前好像没听见考官敲结束的钟声,那一场到底算谁赢啊?”

“刚刚那场对决,按照春华君的说法……是算前秦公主赢?”

“还能是谁,慕容恒人都没了,也只能算前秦公主赢了……”

“那这样话岂不是意味着这个女子进了决赛?”

“不管决赛结果如何,这女人最低的成绩都是亚魁,已经比肩上一届的拓跋公子了……”

初阶大典的第二名被称之为亚魁,虽然比不上万众瞩目的魁首,但亚魁也是年轻强者的象征。就像上一届的拓跋寻,虽然最后惜败于姬嘉树,但在修行界的地位经此一役彻底巩固了下来。

之前人们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山崩之上,忽略了结果。此时众人回过味儿来,纵然刚刚经历了那样的大风大浪,依旧难掩震惊。

“这前秦公主最差已经是亚魁了啊……”

“那魁首到底会是谁?”

“这半决赛都搞成这样……决赛又会发生什么?”

“不过说起来……”这时人群里响起有人的困惑声,“这决赛还能打吗?要怎么打?这会战台不是已经碎了么?”

没错,站在姬墨面前的姬嘉树也有些发愣,只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座山峰经历大起大落,会战台就是第一次遭殃的地方。

原本举行决赛的场地就这么没有了。

这一切足以让考官焦头烂额。

这要到哪打?

没错,站在姬墨面前的姬嘉树也有些发愣,只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座山峰经历大起大落,会战台就是第一次遭殃的地方。

原本举行决赛的场地就这么没有了。

这一切足以让考官焦头烂额。

这要到哪打?

没错,站在姬墨面前的姬嘉树也有些发愣,只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座山峰经历大起大落,会战台就是第一次遭殃的地方。

原本举行决赛的场地就这么没有了。

这一切足以让考官焦头烂额。

这要到哪打?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