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app茄子

纵杀首映结束后,两位导演开始焦急的等待回馈了,这时候反而轮到小凤来开导两位导演了,小凤先是抛出纵杀走上这个舞台就算成功理论,结果被两位导演喷了一顿,金基德鄙视小凤太没志气了,罗宏镇则是说小凤太没追求了。

总之小凤说什么都是错,于是小凤很明智的闭嘴了,也许让两位导演担心下去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凤不劝了,结果金基德和罗宏镇又不满意了,说小凤不关心电影,就没见过他这种男主角,说是错,不说也是错,小凤彻底无奈了,还好这种无奈没有持续太久,首映的回馈很快就到了金基德和罗宏镇手中,两位导演微微松了口气,虽然纵杀不像大热影片那样一票难求,但是至少看过纵杀的人对纵杀的评价都是不错的。

纵杀的展映继续,两位导演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这方面,小凤又轻松了,接下来几天小凤流连于戛纳街头,观看各种电影,在电影节期间戛纳就是电影的海洋,除了电影宫和露天影院这些官方播放电影的地方,还有很多私人播放电影的场地,甚至有些酒吧夜店也会十分应景的放上一部电影。

电影节期间戛纳绝对是电影爱好者的好去处,除了电影宫比较难进了,露天的是免费的,而其他播放电影的地方基本上都是一杯饮料一杯酒就能从头看到尾。

小凤本来是想窝在酒店里看商业大片的,但是觉得这种行为很傻,于是小凤就走上了戛纳的街头,虽然很多电影小凤还是没法欣赏,但是也要装作能欣赏的样子。

小凤发现貌似电影看多了他的品位也提高了那么一丢丢,单纯的商业片小凤也不觉得好看了,一部电影的卖点可以有很多,比如说大牌明星、著名的ip、火爆的镜头、引人入胜的情节、发人深省的寓意、让人回味的演技,小凤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关注演技和情节,虽然还没达到体会寓意解读电影的程度,但是也比之前只追求视觉冲击好上不少。

在戛纳街头走了几天,明星小凤倒是没看到几个,但是电影相关的从业人员小凤看到了不少,小凤还有幸旁观了两次电影公司收购电影的过程,虽然给出的价位不高,但是也算是给导演给电影本身的肯定了,很多没进入电影节各个环节的影片之所以会来到这就是为了博取一个发行的渠道。

这次戛纳之行小凤算是长见识了,有不少电影如果不听别人介绍不查资料,小凤都搞不懂拍的是什么,这还是以商业性著称的戛纳,小凤根本不敢想象其他没这么商业的电影节会是什么样。

小凤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过犹不及,影片拍的太文艺了真心没法看,期间小凤也发现了几部不错的电影,当然小凤定义为不错的是有翻拍的价值,而且只要改变拍摄手法登上院线圈钱并不难的电影,小凤还试着询问了一下可不可以买剧本的改编权,结果没一次能进入谈判环节的,很多人知道小凤不是电影公司的人后连跟小凤谈谈的兴趣都没有。

小凤真心想来一句“你今天对我带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但是小凤还真没底气把这话说出口,玩艺术的人基本上大脑回路都有点问题,讲钱很少能讲得通,讲理基本上讲不通。

c-jes的电影拍摄计划一直停滞着,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缺少好的剧本,在韩国凡是有点名气的剧作家都不会跟c-jes合作,哪怕没什么名气的剧作家写出一个好剧本也会寻求跟大公司大导演合作,在剧本上光砸钱是没有用的,对于剧作家来说出名才是最重要的,出名了钱就不是问题了。

洋溢着美好的期许的婚纱美女

在韩国是收不到好剧本,而在戛纳好剧本不少但是人家只搭理电影发行商和正经的电影公司,小凤想玩个慧眼识珠都没机会。

吃瘪的小凤总算想起自己还是纵杀的男主角呢,貌似对纵杀一点都不关系有点不合适,小凤也很好奇口碑不错的纵杀都被那些公司看上了,这也算是对电影的一种肯定。

询问的结果让小凤有点摸不清头脑,在大街上酒吧里播放的电影都有电影公司找上门,为什么进入主竞赛环节的纵杀却无人问津呢?

付出了一顿饭的承诺后,罗宏镇给小凤解释了一下,电影公司选择买电影或者剧本考虑的就是在院线上映或者改编再拍,而纵杀题材造成了在国外很难获得上映的机会,剧本本身也没有多大的改编翻拍价值,电影本身是根据真实案例拍摄就不说了,这个案例还是几十年前发生在韩国的,这种局限性很大的题材也就在韩国本地有市场,跟纵杀本质类似的追击者也是在韩国本土获得成功后,靠着情节和演员的演技才获得不错的外国市场。

听罗宏镇这么一解释,小凤只能承认自己在电影圈还是tooyangtoosiple。

接到参加主竞赛环节的通知,小凤明显感觉到金基德和罗宏镇都松了口气,这第二道坎算是迈过去了,可以参加主竞赛单元就说明纵杀有机会冲击奖项了,现在两位导演的迷之自信已经差不多被消耗光了,哪怕最终一无所获,这种成绩也算是给民众一个交代了。

进入主竞赛单元后还要走一次红毯,这次的红毯跟开幕式的红毯意义就完不同了,开幕式有主办方邀请的明星,有蹭红毯的,还有不少非影视圈的名人参与进来,而能走上主竞赛单元红毯的人都必须是入围作品的主创人员,虽然红毯受关注度也会降低一些,但是这种场合还是比较适合小凤这种名气不大的演员的。

小凤已经不记得自己这次第多少花费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去打理造型了,小凤已经有点习惯把自己交给服装师和造型师了,在韩国看直播的郑秀妍已经抱怨过很多次了,说小凤把她设计的服装穿出了乡土气息和很廉价的感觉,小凤很想告诉郑秀妍,想说他土和贱就直说,没必要拐弯抹角的损人,见识过戛纳电影节开幕式上众多女影星争奇斗艳的表现后,小凤发现时尚这东西他这辈子都学不会也玩不好,有些衣服真的算是衣服吗?小凤深表怀疑。

小凤不知道的是,在韩国国内他在戛纳的部造型已经被拿出来吐槽了,照片被做成了一个“我很土,但是我有自己土的风格”系列,吐槽小凤服装和造型成了韩国最热门的话题,这也是郑秀妍生气的主要原因,一想到即将要上市的新一季小凤代言的风之系列郑秀妍就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本来郑秀妍想借这次小凤去戛纳刷脸的机会大赚一笔,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不赔的很惨貌似就能接受。

主竞赛单元的红毯,纵杀三人组走出了风轻云淡的感觉,此时此刻三人已经没有人还在纠结纵杀获不获奖的问题,就算是一无所获他们也要笑着面对。

在领路人的带领下三人的红毯走的很顺利,三人留给媒体拍照的时间也很短,相比于其他入围影片纵杀三人组可以说是最没人气的。

坐到座位上后小凤突然有种等待命运宣判的感觉,此时此刻小凤觉得什么重在参与啊,大不了重头再来之类的话都是屁,付出了努力没能得到回报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

评委会主席来到舞台中间开始了长篇大论,就跟做报告似的,什么这次戛纳电影节多少多少部电影参展啊,什么又涌现出多少多少很有潜力的人才啊,什么什么戛纳电影节又写下了属于自己的辉煌一页啊,小凤听得牙疼。

戛纳电影节的奖项不少,但是属于主竞赛环节的奖项并不多,而且任性的欧洲人还不是每次都把奖颁发出去,宁缺毋滥就是评委的原则,矬子里拔大个可不是戛纳的风格。

奖项一个个开始颁布,一种关注环节的奖项都是致力于发掘优秀新人的,没了迷之自信后金基德和罗宏镇觉得纵杀最有可能拿奖的就是这个环节,但是有拿奖资格的还不是纵杀,而是小凤这个粉嫩的新人。

一直等到一种关注奖项颁布完毕,三人也没能听到小凤的名字,这届一种关注没有办法最佳男演员奖,金基德和罗宏镇脸上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小凤则是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想安慰下两位导演,虽然没抱多大希望,但是没能获奖说不失落难受是骗人的。

一种关注奖项宣布完毕后就轮到了主竞赛单元了,小凤突然觉得现场的气氛严肃了起来,重头戏来了。

还没开始颁奖,评委会的体人员就出现在了舞台上,小凤在其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朴赞郁是这次评委会中的一员。

法语和英语混合式的发言也算是颁奖礼的一大特色了,女主持人负责铺垫,然后有评委会主席来宣布获奖人。

最佳短片奖跟纵杀没什么关系,最佳编剧奖给了一位小凤没听说过名字的奥地利编剧,这部名为悸动的影片小凤看了,但是仅仅是看了开头十分钟而已,小凤只能说这部电影太有深度了他看不懂。

没了奔头和压力,小凤开始在心里调侃这位获奖编剧的获奖感言了,也不知道这位是真没准备,还是准备了一激动忘了,上台接奖杯的时候还挺顺利的,但是走到话筒前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语无伦次的说了几句后这个编剧就开始哭了,小凤真的很想知道这位是因为激动才哭的,还是因为憋不出话憋哭的。

最佳女主角不出意外的被塞隆拿下了,塞隆的演技没话说,电影本身的质量也过硬,一整部电影都是为了突出塞隆所扮演的角色,最佳女主角也许是这届戛纳最没悬念的奖项了。

塞隆的获奖感言就要大气得多了,仿佛她来戛纳的目的就是为了拿一个奖杯回去,跟之前那位话都不会说的编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塞隆的获奖感言小凤没什么可吐槽的,于是小凤开始吐槽塞隆的身材和造型了,胸小不是罪,但是胸小还拿出来秀就不对了,小凤看了半天在塞隆身上只发现这么一个槽点。

就在小凤满心遗憾吐槽塞隆胸不够大的时候,最佳男演员的颁奖嘉宾也出现在了台上,这位在已经出场的颁奖嘉宾中小凤算是最了解的,虽然没合作过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但是被称为夏戛韩星第一人的度妍小凤还是能认出来的。

“最佳男演员奖由我来颁发,我真的很高兴,这位演员我一直都恨欣赏,虽然他成为演员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在演技上真的很有天赋,他的努力他的付出换来了今天的果实,遗憾的是我们并没有合作过,我希望以后我们能有机会一起合作。”度妍面带笑容的说道,然后就轮到评委会主席来宣布奖项获得者了。

“最佳男演员奖,颁发给在纵杀中有精彩表现的罗凤恩。”评委会主席推了推眼镜绷着脸宣布道。

还沉浸在吐槽塞隆胸小的小凤根本就没注意这位口音很重的评委会主席说的名字是什么,小凤这边一点反应都没有,金基德和罗宏镇则是惊呆了,他们真没想到小凤居然能拿下最佳男演员奖,当然他们两位心中还是有点遗憾的,小凤获奖就预示者其他奖项跟纵杀无缘了。

金基德手掐,罗宏镇脚踹,换来的是小凤迷茫的眼神,小凤十分怀疑这两位导演是不是被刺激疯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做出这种事,小凤还没吐槽完就发现情况不对了,他前后左右都是伸过来的手,和各种微笑着的脸孔。

“罗凤恩,就算你惊喜的呆住了也要上台来发呆啊,让女士等可不是绅士所为。”度妍开始帮小凤解围了。

没搞清情况的小凤是被金基德和罗宏镇用尽吃奶的劲拉起来的,然后小凤就一脸迷茫的跟四周的人握手,跟金基德和罗宏镇拥抱。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